<code id='78av8'><strong id='78av8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78av8'><div id='78av8'><ins id='78av8'></ins></div></i>
  • <tr id='78av8'><strong id='78av8'></strong><small id='78av8'></small><button id='78av8'></button><li id='78av8'><noscript id='78av8'><big id='78av8'></big><dt id='78av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8av8'><table id='78av8'><blockquote id='78av8'><tbody id='78av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8av8'></u><kbd id='78av8'><kbd id='78av8'></kbd></kbd>
      <fieldset id='78av8'></fieldset>

        <span id='78av8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78av8'></i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78av8'><em id='78av8'></em><td id='78av8'><div id='78av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8av8'><big id='78av8'><big id='78av8'></big><legend id='78av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ins id='78av8'></ins>
            <dl id='78av8'></dl>

            僵屍鬧警局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波多野结衣视频在线_波多野结衣线观看 视频在线观看_波多野结衣在线观看重口味

              西大爺是個漁民,今天一大早就到江裡去捕魚。收網的時候沉甸甸的,西大爺可高興瞭,琢磨著今天可能有個大收獲。最近魚市熱鬧,價錢也好,嘿嘿,不由自主的他嘴角不住地露著笑意。

              他卯足瞭勁將沉重的網往穿上拉,一邊還招呼小兒子李茂過來幫忙。待父子倆終於把網拽上瞭船,嚇得魂飛魄散,一群魚堆裡竟然還有一具硬邦邦的男屍,男屍已經被泡的浮腫,甚至有些地方被魚吃瞭,腐爛的地方散發著難聞的惡臭。“哇……”西大爺忍不住的狂吐出來,小兒子李茂趕緊打電話報警。很快,警察來瞭,簡單的勘察和詢問之後,便將屍體托運走瞭。後來,警察通過電視尋找這具屍體的傢人。

              大概兩天之後,一個身形矮瘦弱年約三旬的女人去瞭警局,認領瞭這具屍體。女人叫春鳳,她對警方說:“我爸爸老瞭後腦袋有些不清楚,患瞭癡呆癥,有時候看見水就會往水裡跑,白天傢裡都有人看著,哪曉得,他半夜居然爬瞭起來……嗚嗚嗚嗚……爸爸……”看著憔悴的女人,警察們安慰她不要難過,人死不能復生之類的話後,幫忙運送老人的屍體回傢。

              這件事情震動瞭整個小鎮,人們茶餘飯後都會拿出來說道說道,也會感慨,這人老瞭就是沒有用啊,腦袋壞瞭,人居然還往水裡跑,想想就可悲可憐啊!

              把老人的事情處理完瞭之後,春鳳的心情慢慢的開始平靜,小鎮上的人們也隨著時間在逐漸淡忘這件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有一天夜裡,幾個警察正在值班。忽然辦公室的門被一陣風吹開,接著一具硬邦邦的屍體一蹦一蹦的往屋裡來。幾個警察嚇得不輕,大喊:“啊,詐屍瞭。”其中一個警察認出來瞭,那不就是春鳳的爹嗎?可是他已經下葬瞭,怎麼會從棺材裡出來瞭呢?那屍體雙手前伸,一蹦一跳的朝警察們逼近,面對這樣恐怖詭異的畫面,警察們一邊躲閃一邊手忙腳亂的掏槍。但是那具屍體並不害怕,就是徑直的朝警察們撲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啪——”一聲槍響後,屍體的右肩膀上被打出瞭一個窟窿,那窟窿裡很快就爬出來很多的令人惡心的蛆蛆。不過隻往後退瞭一步,他再次蹦跳著往前沖。“啪——”又是一聲槍響,警察小李一槍爆頭,一攤黑乎乎的血從上往下流,嚇得眾人渾身發抖。不過這一槍好像有效瞭,那具屍體轉身,蹦跳著往門外,一眨眼就消失不見瞭。

              警察們從恐慌中好不容易鎮定瞭下來,看著滿屋子的狼藉,聞著空氣中的怪味,你看著我,我看看你,然後不約而同的喊:“鬼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警局鬧鬼的事情傳遍瞭大街小巷,人們都很奇怪,怎麼會這樣呢?當警察去春鳳傢,想問問她有沒有把父親下葬,並且把警局鬧鬼的事情跟她說瞭一下。她的瞳孔放大,眼睛不自覺的對父親的遺像一眼後,又轉過神對警察們說:“我們傢下葬瞭啊,不信我帶你們去看。”春鳳傢裡幹幹凈凈,收拾的整整齊齊,一點也不凌亂。

              警察們跟隨春風去瞭,不過等棺材蓋打開,卻發現裡面空蕩蕩的,什麼也沒有。屍體不翼而飛,夜裡還去警局大鬧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?警察們毫無頭緒,警員小孫說:“劉局,我有一個想法。”劉局活瞭大半輩子也沒有碰到這麼一回事,完全沒有辦法瞭。這件事情得趕快辦,否則會擾亂人心的。他說:“有什麼辦法?”

              小孫說:“這件事情很邪乎,我知道鎮的南邊有個清風山,清風山裡有個道觀,那裡的道士聽說有驅鬼捉妖的能力,要不請道士過來一趟?昨晚上的事情,真的太邪乎瞭!”他強調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唉!好吧!”劉局探口氣,應允瞭小孫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從清風觀接來瞭一個白發飄飄,鶴發童顏的道長,法號清虛。清虛說:“今晚我陪你們在警局,他還會來的。到時候你們不要慌,隻要每人貼好這個黃符,給我堵在門口,不會有事的。”說完,分發瞭一些畫著奇怪符號的黃符,每人都寶貝似的拿在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夜裡,清虛道長坐在辦公室的正中間,當月亮被蒙上黑影,就聽到由遠及近的“咚咚咚”的聲音傳來,很快就跳進瞭辦公室。他一進來,五六個警察貼著黃符堵在門口,他察覺到不妙想跑,可是黃符發出一道金光刺的他連連後退。說時遲那時快,清虛道長咬破手指對著他的腦門按瞭下去,那屍體定在原地一動不動,隻是嘴裡烏拉烏拉的發出奇怪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清虛道長站在他身旁,嘴裡也烏拉烏拉的發出奇怪的聲音。聲音時而高時而低,像詢問的樣子,那屍體聽他說完又烏拉烏拉的說著,清虛道長不時地震驚,不時地點頭。大約有一刻鐘之後,清虛道長從袋裡掏出一張黃符貼在屍體的門心,屍體就不在有任何反應瞭。

              那些警察們圍過來,急不可耐的問:“道長,你剛剛在?”雖然疑惑,但是也不知道該怎麼問。清虛道長嘆瞭一口氣,說:“真是鳥為食亡,人為財死。有些人真的是喪凈天良瞭,豬狗不如啊!他說他不是自己走到河裡,而是他的女兒把他活活嗆死,扔進河裡的。”“這怎麼可能呢?”眾人不相信。清虛道長說:“忘瞭說,我和鬼怪之間可以通靈。他剛剛說,他老瞭,在傢裡拖累瞭女兒。女兒也嫌棄他,後來有一個叫何健的買保險的人跟女兒遊說這個意外保險,暗示說買這個如果老人發生什麼意外,就會得到一筆巨大的賠償金。所以,他們對自己下瞭毒手。他下葬後,怨氣太重就回去想找女兒,可是她自己知道做瞭虧心的事情,去廟裡求瞭一尊菩薩使他不敢靠近,無奈就到這裡來攪擾警察。既然女兒對自己的父親都能做的如此的決絕,那他也情願沒有她,不能讓她留在這個世界。她已經成功的拿到瞭保險金,準備等過陣子再平靜點就離開這裡瞭!”

              警察們開始偷偷的展開調查,發現春鳳確實給她父親投保瞭一筆不小的意外保險,在她父親去世之後拿到瞭保險金。原來是一起謀殺事件。在警察們的軟硬兼施,各項證據羅列在前的情形下,春鳳崩潰瞭如實說出瞭自己的罪行。而共犯何健也被抓捕起來,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。

              君子愛財,取之有道。有些錢來的容易,那它去的也就一定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