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81rws'></i>
  1. <dl id='81rws'></dl>
      1. <tr id='81rws'><strong id='81rws'></strong><small id='81rws'></small><button id='81rws'></button><li id='81rws'><noscript id='81rws'><big id='81rws'></big><dt id='81rw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1rws'><table id='81rws'><blockquote id='81rws'><tbody id='81rw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1rws'></u><kbd id='81rws'><kbd id='81rws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fieldset id='81rws'></fieldset>

        <code id='81rws'><strong id='81rws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81rws'><div id='81rws'><ins id='81rw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81rws'></span>

        1. <ins id='81rws'></ins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81rws'><em id='81rws'></em><td id='81rws'><div id='81rw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1rws'><big id='81rws'><big id='81rws'></big><legend id='81rw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2. 夜晚遇鬼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
          • 来源:波多野结衣视频在线_波多野结衣线观看 视频在线观看_波多野结衣在线观看重口味

            我不信神也不信鬼,是個無神論者。可是,幾天前遇到一件怪事,讓我現在想起來還覺得奇怪,無法解釋。

            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風俗,拿農歷十月一來說吧,是燒紙的日子,有的地方是下午去燒紙,有的地方是在路邊擺放幾個大鐵桶,讓人們在鐵桶裡燒紙。而我們這裡是早晨或者上午去墳地燒紙。每到這種節日,不管生意怎麼忙,我也會在傢休息一天,雖然說不信鬼神,可總覺得這日子出門不好。

            前幾天出去幹噴漆的活,那個村子和我們村隔河相望,按直線距離來說隻有十裡路,可都是小路,不好走。走大路話要繞道大橋上走,有三十多裡。我開著車,一般都是走大路,雖然路遠,可好走,也耽誤不瞭多少時間。

            那天原本打算就噴一個大門,不到中午就能完活。沒成想他傢的鄰居也看到後也想把他傢的大門噴漆。他要高檔油漆。他傢的門上有門釘,這活耽誤時間。因為我後邊還有好幾個活,如果那天不給他做要往後推好幾天,他說那就沒有時間瞭。我想,那就趕趕緊,爭取下午給他弄好。

            那人也給我打下手,忙碌瞭半天的時間,中間沒敢休息,從中午一點一直忙到下午五點半,總算完成瞭任務,雖然累,可一下午掙瞭二百元錢,這心裡還是滿高興的。把工具裝上車後,主傢熱情的挽留吃過飯再走,我說不吃瞭,到傢再吃。他說,不是客氣,這天都黑瞭,你怎麼也要吃瞭飯再走,別說是給我幹活瞭,你就是不幹活,走到這瞭,這天黑瞭也要吃頓飯。他執意把我拉進屋,桌子上擺著兩盤涼菜,兩盤熱菜,他說,我這有好酒,我身體不好,平時媳婦不讓喝,有人來,喝多少她也不管。你要是不吃飯走的話,我這酒就喝不成瞭。說實話,我也是看見酒就走不動的人,看到好酒就更走不動瞭。

            喝酒之前他說,我先把錢給你,不然你該膽小我少給你錢瞭。說著遞給四張一百元的。我看瞭看錢沒問題,揣在衣兜裡。邊聊邊喝,一瓶酒見底瞭,他又拿出一瓶,我說,不喝瞭,再喝就醉瞭,還要開車呢。他說,醉瞭也沒事,我這有的是睡覺的地。我說,那不行,明天日子不好,不能出門的。

            雖然喝瞭有半斤酒,有點頭暈,但頭腦還是很清楚的。我想,這麼晚瞭,走小路吧,小路上沒有車,要是走大路的話,一是路遠,二是車多,我這破車的燈光不太亮。

            喝酒後開車沒準,我心裡有數,隻開二檔,慢慢地走。走慢瞭就不容易出差錯瞭。剛下河堤,看見路邊站著好幾個人。一個人站到路中間攔我的車,把我嚇瞭一跳,是不是遇到搶劫的瞭?看看好幾個人站在那裡,也不像是壞人呀。於是我停下車,搖下車窗玻璃。那人一口外地音,他說他們幾個是到一個養豬場打工的,走錯路瞭,想搭我的車一程。他說的那個養豬場在河對過,是我一個朋友開的,正好順路。我說,你們人太多,我這車裝不下,我後面裝著工具呢。那人說,沒事,擠一擠能成下,大哥,我們不白坐你的車,給你錢。我說,不用給錢,我又不是跑出租的,正好順路,你們就擠著點吧。於是,八個人都上瞭車,那人坐在副駕駛坐上。

            雖然車上上來瞭八個人,可這車開著一點也不吃力。

            半個小時後到瞭養豬場門口,他們八個人下車,那人拿出一百元給我,我不要他的。他說,這錢您一定要收下,要不是遇到您,我們幾個就耽誤時間瞭。他硬把錢扔在車上轉身走瞭。我把錢裝兜裡,開車回傢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因為不幹活,早晨起的晚點,妻子把飯做熟瞭。吃飯的時候妻子說,買瞭兩噸煤,下午給送來,錢不夠,你還有錢嗎?我說衣服裡有,昨天噴兩副大門,一副二百的,一副四百的,路上有人搭車給瞭我一百,還有幾十元的零錢。

            我從衣兜裡掏出錢給妻子,忽然妻子叫瞭一聲,“怎麼有這樣的錢?”我一看也愣住瞭,原來是張冥幣。我想瞭想說,這肯定是那個搭車的外地人給的,這人真不地道,我本來也沒打算收他的錢的。真是的,林子大瞭什麼鳥都有。

            上墳回來後,在床上躺著,妻子說,你該去找那幾個人,他們不應該糊弄人。我說算瞭,本來也沒打算要錢的,順路。妻子說,他們在你朋友那裡打工,你告訴你朋友,這幾個人不地道。就算不要錢,也該去說說他們,不然他們還以為你傻呢。

            聽妻子這麼說,我覺得她的話也有道理。反正離著不遠,轉轉去。妻子和我一起去,她說別開車瞭,我騎電動車帶著你。

            到瞭養豬場,正好朋友在辦公室裡。他有點納悶的問我,怎麼這個點來瞭?又不到喝酒的點。我說,昨天晚上有八個外地人,兩女六男,說是到你這裡打工的,坐我的車來的,下車硬給我一百元錢,今天早晨一看是張冥幣。

            朋友說,昨天晚上我這沒有來外地人呀。我說不可能,昨晚九點鐘左右,你這院子裡還亮著燈呢。朋友說,那會我正在豬棚裡呢,有一頭老母豬下豬呢。妻子問,下瞭幾頭豬?朋友說,八頭,兩母六公。妻子臉色一變,呀瞭一聲。朋友也楞瞭。忽然,我脊梁勾發涼,頭發根發硬。媽的,莫非我是遇到傳說中的鬼瞭?